占美●卡特


占美‧卡特先生,BSc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荣誉人文学博士 (2011)

圣雄甘地曾道:「人类伟大之处,不在其改变世界,而在其改变自己之能力。」鲜有言辞能如此传神道出美国第三十九任总统占美‧卡特先生坚毅挺拔与自强不息的精神。他于1976年至1980年出任元首以前,曾于核动力潜艇服役,继而从商,后获选为州长。卸任总统一职后,仍热心公益,全情投身调解国际冲突、教学及人道工作三十多年。
 
卡特先生于1924年在美国乔治亚州普莱恩斯出生,曾就读于乔治亚州西南大学和乔治亚州理工学院,继而入读美国海军学院。毕业后,他晋升至海军上尉,并被挑选进入美国联邦学院从事核反应堆技术及核物理学研究。随后他被委派至美国第二艘核动力潜艇「海狼号」服役,担任高级官长。及至其父去世,他毅然退役继承父业,接掌家族于乔治亚州的农场业务,在当地深得拥戴,备受尊崇。
 
卡特先生为人谦让,笃信基督教教义。他渴望为国家与乔治亚州的选民服务,由此开展了政治生涯,于1962年获选为乔治亚州参议员,后于1971年成为乔治亚州第七十六任州长。1974年12月,他宣布参选美国总统,可是美国民众并不看好;根据当时的民意调查,他的知名度仅百分之二而已。据说当他向母亲提及要参选美国总统时,她反问「什么总统?」。自水门丑闻后,美国民众期望找到一股清流洗刷政坛歪风,兼欲觅得一位可以付托和信任的领袖,最终他们在卡特先生身上找到所求。他于1976年11月当选美国总统,成为1848年以来首位登此要位的南部人士。
 
常言道:「好景不常。」这正好是卡特先生总统任内的写照。上任后,他勇于对抗通胀、衰退、财政赤字、能源危机及党内斗争。同时,他又颁行多项堪称美国史上最开明的法例,在平等与公义的问题上态度坚定,竭力透过《戴维营协议》为中东带来和平,把巴拿马运河归还给巴拿马民众,并与苏联领袖布利兹涅夫签订《双边限制战略核武条约》,确保全球更添安全。可惜漫长的伊朗人质危机,扼杀了他连任的机会。
 
卸任总统后,卡特先生积极投入公共事务工作,至今不辍。他伙同埃默里大学创立「卡特中心」。正如他所言,中心旨在「帮助大众缔造更好机会,在绝望之处重燃希望。」他走遍全球,致力推广人权、自由与民主的基本信念,并不畏万难,纾解人类各种苦困。他练达的外交手腕,在北韩、海地、越南及非洲大湖区等地都带来理想成果。2002年,卡特先生荣获诺贝尔和平奖;正如典礼赞辞所言,大会希望藉此奖项表扬他在「和平解决国际冲突、促进民主与人权、推动经济与社会发展」各方面的贡献。综观其他美国总统,所获的奖项都是表扬他们任内的成就,惟卡特先生获此殊荣,却是基于他卸任总统职务后仍不懈作出的重大贡献。

香港浸会大学与卡特中心关系密切,卡特先生更深为本校师生敬重。卡特先生是博爱与人道的典范,充分展现一位非凡人物带来变革和促进人类福祉的巨大能量。为表扬卡特先生造福人类的贡献,谨此恭请主席阁下授予他荣誉人文学博士学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