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emy K Nicholson



Jeremy K. Nicholson教授
荣誉理学博士 (2019)

Jeremy Nicholson教授是澳洲莫道克大学负责健康科学研究的副校长兼澳洲国家表型组学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作为系统医学和人类微生物组研究的领军人物,Nicholson教授是生物医学领域许多创新研究的先驱,在推动代谢表型分析这一重要学术研究方面更为如此。他曾担任伦敦帝国学院医学院外科和癌症系主任,也曾就任英国国家表型组学研究中心主任。

Nicholson教授从小就被父亲送到私立学校就读。父亲是一位知名的专门报道犯罪新闻的记者,他认为私立学校严格的纪律管束和优良的学术氛围对孩子的成长十分重要。父亲非常重视培养他的写作能力,教他如何把文章写好,写得生动有趣,如何用直白的语言简明扼要地叙述复杂的事情。他的家人个个从事助人的工作,成就显赫,得到这样的家庭熏陶,让他一直心存感激。他自小和家庭中另外两个孩子一起在英格兰北部长大,后来搬了去伦敦。大城市蕴含的丰富文化资源塑造了他的全球意识和在多元化环境游刃有余的适应力。

Nicholson教授1980年在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圣汤玛士医院医学院获得生物化学博士学位。他是代谢表型分析的先驱,代谢表型包括了两个内容:代谢组学──对人体代谢产生的小分子代谢物的系统分析;表型组学──研究基因和环境的相互作用。他迄今发表了800余篇学术论著,引用率超过65,000次,h–指数(衡量学术著作产量和影响因子的指标)高达145。他硕果累累的学术生涯也反映在他获得的诸多荣誉和奖项上。他于1992年和1997年分别荣获皇家化学学会颁发的分析科学和分析化学的银奖和金奖;2007年荣获跨学科研究奖;2008年荣获Theophilus Redwood杰出讲师奖;2010年荣获皇家化学学会颁发的化学生物奖;2010年荣获英国医学科学学院院士;2018年荣获英国皇家内科医学院荣誉院士及国际代谢学会终身荣誉院士。他在全球八所大学享有荣誉教授称号。2014年中国科学院授予他Albert Einstein 荣誉教授。

他自称「纯种科学家」,意指对所有的科学和医学乃至他个人研究领域之外的许多学科均怀有浓厚纯洁的兴趣。Nicholson教授常常勉励年轻科学家,他说「要对所有的事情,所有的人感兴趣,保持一个开放的科学研究态度」。他一直强调「一个人如何用其所掌握的技能提出更重要的科学问题,应对医学科学的挑战,而有所作为」。他本人的主要研究成就之一就是采用质谱和核磁共振波谱为科学界提供一个单次分析就能获得数以千计的代谢物用于解读大量生理和代谢过程。这项研究的意义在于它可以让科学家更好地理解病人对不同治疗的反应。由此获得的研究结果直接指向医疗保健的未来:针对病人具体的基因和环境的个性化的靶向医疗措施,既可以救死扶伤还可以节省开支。

回忆起当年自己二十多岁做博士后的时候,有几位德高望重的科学家(包括诺贝尔奖得主)告诫他说他设计的实验不具可行性。但他决心已定,成竹在胸,不但不遵从他人的劝告,反而继续从事被称之为不可行的实验工作。到了学术生涯后期,有些曾经给他泼过冷水的资深科学家很有风度地认可了他成就。他总结说「如果你认准了自己做的事情是正确的,就去做,不用因为那些想象力不如自己,哪怕是比你资深很多的人的说法而退缩」。他毕生致力于寻找拓展、理解和交流知识的方法,并常常和本人研究领域之外的学者和研究人员合作,共同发展跨学科的项目和解决现实世界中的各种问题。

Nicholson教授是香港浸会大学的老朋友。作为全世界首个表型组学研究中心──英国国家卫生研究院–英国医学研究委员会辖下的国家表型组学研究中心的建院主任,他于2017年4月和浸会大学中医药学院一起共同创办了香港中医药表型组学研究中心,该中心由Nicholson教授亲临指导,是全球表型组学研究网络中唯一一个采用中医药研究的机构。2016年,浸会大学60周年庆典之际,Nicholson教授为中医药学院和理学院的教师和学生就中西医结合问题做了精彩的演说。

为了表彰Nicholson教授在系统医学领域做出的杰出贡献和取得的学术成就,在世界顶级高等学府的出色领导,以及长期以来为促进人类医学保健事业而从事的跨学科研究,香港浸会大学十分荣幸地授予Jeremy K. Nicholson教授荣誉理学博士学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