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dy Hall



Wendy Hall女爵士教授
荣誉理学博士 (2020)

Wendy Hall女爵士教授为英国南安普敦大学计算器科学钦定讲座教授、皇家学会院士、协理副校长(国际协作)、网络科学研究所行政主任。她自1971年起便与该大学结下不解之缘——当年本为医科本科生,后改读数学,更在代数拓扑领域开展博士研究;1984年返回母校担任计算器科学讲师,之后扶摇直上,擢升为讲座教授,晋身管治高层。Hall教授学术生涯以广博和影响深远见称,校内固然,更扬名于世。在1980年代初,她便以先行者姿态,引领当时新兴而关键的网络基础系统建构和应用的研究。

她早期执教时,为了熟悉计算器语言,仅凭一台64-byte Commodore PET便成功自学BASIC程序语言,方便了她日后在网络系统作出各项崭新发现。这些早期的基础工作为她赢得校内同僚的尊敬,更为她引来更广阔、更具影响力的人脉联系:起初与欧美学者切磋,后来更与中国和扎根亚洲的专家交流。自有应用计算器学以来,Hall教授已热衷把这20世纪后期的新创知识发扬光大,诉说真正的万维网如何把无远弗届的个人用户联系起来,为地球共谋福祉。由当时曙光初露,到现在人工智能时代的旭日初升,这段瞩目的新里程定必为后世历史学者所乐道。

更令人钦佩的是,Hall教授个人的经历和她因而激发的价值观。她是第二次大战后出生的「婴儿潮」一代,亦是家中「第一代」大学生,父母并没有受过高等教育。她出生和长大于英国伊灵,家道简朴忠诚。在1960年代末,女性即使聪慧能干都不一定获鼓励多受教育,扩阔视野,踏出家门,投身社会。那年代鲜有女科学家勇闯男性主导的学术和工程界,Hall教授是稀有的例子。

在这样的背景下,她已习惯成为同侪中唯一的女性,还要彰显自己的意见。谈起自己这些年来坚韧的个性时,她说那是「能耐」——能坚持、不放弃,这才足以促进社会进一步接触科学以内以外更多范畴的知识。她坚信把以往有特权才可接触的范畴领域开放给更多人,就昰给更多人多一些机会,去消除那些由种族和性别歧视衍生的桎梏。Hall教授坚信公平竞争、能者为先,也相信所有为科学作出探讨的都该有一席位。这种包容的态度在当下更为重要,因为互联网生态多元化发展,有不同的规范和预设管制着在线使用和驳接,在语言文化不同的情况下,争议会日趋激烈。

在这些争议中工作多年,Hall教授领导功绩彪炳,创下不少深远影响,造就很多宝贵机会。她曾任英国皇家工程学会高级副院长;英国首相科学技术委员会单次成员;欧洲研究委员会创会成员;欧盟委员会信息社会科技顾问小组主席;全球互联网管治委员会成员;世界经济论坛全球未来数码经济理事会成员。每当处理这些职务或把自己研究成果引申到别的机构或项目时,Hall教授都隐健可靠,精辟独到,激励同侪。

Hall教授服务社会,多年来在多个范畴和领域贡献良多,尤乐于以南安普敦为基地。近年,她获邀以自己的学术专长为英国政府出谋献策,担任《人工智能评审报告》的小组联席组长和报告主要构思人。报告在2017年10月发表,旋即受到高度赞誉,Hall教授在全英以至国际间享负盛名。她把报告形容为英国的「人工智能路线图」。这份报告影响了全国对人工智能整体策略的讨论和意向,勾划了公营和私营机构在共同发展的方向所分担的角色和责任。这份报告更清晰地指出,要人工智能广泛应用和推行,有很多当务之急、影响深远的社会问题必需先达成共识,如:机器学习、工序自动化、就业职位流失及创建、职场技能重新培训等。要处理这些问题,政府和巿民双方需要在解决方案上意见一致,让巿民最终彻底明白,设计未来的智能城市及建构未来的生活模式,人工智能将是最关键的一环。

处理这些由上而下、从政府高层发起的创新学术筹谋,Hall教授的手法是以对话把不同的声音和人才连起来,解决那些需要耐性深思而偏又是恼人和急切的社会问题,达到她所说的激发创意去服务人群。想起Hall教授栽培的几代学生,想起她对她周边的人和社会(如南安普敦)的关怀,而这些人对人工智能和高科技未必容易把握,我想学识精博的Hall教授正好为我们一般人说话。她会提醒她在学府、政府的同寅,人工智能的复杂体系和程序终究是服务社会的科技,所以「最先要考虑人,而以人为本的小区要成为创建的伙伴」。正是Hall教授一直坚持以这种最能启发人心、又能明显消除差异的民主方式传播人工智能及相关领域的知识,终而造就她成为全球创新的领导人物。从南安普敦到香港浸会大学,Hall教授实至名归,值得我们敬仰。她不但推进人工智能的发展,也为捍卫以人为本发声。